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智能家居的万里长征走到了哪里?

来源:铜川华一电气公司 2015/3/18 8:40:20      点击:


智能家居的万里长征走到了哪里?


      导读: 智能家居的概念开始点燃,梦想的种子开始萌芽。然而,梦想和实现的纽带----技术----却仍在发展和沉淀中,注定了这是一次艰苦的万里长征,支撑我们启程、跋涉、积累和坚持的唯一动力就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读史,在邓小平晚年的时候,他的子女曾问他:在长征的时候他做了什么呢?邓小平只说了三个字----“跟着走”。

  读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中最知名的一段文字大概就是: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看动漫,《海贼王》中同一条船承载着不同的梦想,只因为这所有的梦想都有着同一个方向.......

  二十多年前,比尔·盖茨在《未来之路》中曾经畅想过我们未来的生活:那是一个高度智能化的世界,互联互通,有很多此前想所未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生活场景。

  智能家居的概念从此点燃,梦想的种子开始萌芽。然而,梦想和实现的纽带----技术----却仍在发展和沉淀中,注定了这是一次艰苦的万里长征,支撑我们启程、跋涉、积累和坚持的唯一动力就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初始于梦想的种子,成长于技术的绽放,期待着终于有一天能完结于应用的参天大树。这是一场异常艰苦充满艰辛和不确定性的长征,没有人能真正看清最终的方向,“茫茫前路,星辰如海”;这是一场领军者寡从军者众和无法制定长期战略的长征,对于众多的从军者来说,“跟着走”不失为一种上策,怀揣梦想也需要同路的温暖,向着太阳,只希望能走的更远一些再远一些;这是一场跨行业融合跨技术创新并将形成一个新的产业的长征,不同的梦想终将殊途同归。

  >>技术基础:弱

  长征起点:瑞金

  中国智能家居起点:1994~1999

  岁月悠悠,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提供的一组数字令人感慨万千:当年,瑞金共有49千人参加了红军,其中参加长征的就有31千人。据统计,如今瑞金市仅有名有姓的革命烈士就有17393人。瑞金的一山一水,都留下了老一辈革命家的足迹;瑞金的一草一木,都经历过革命的洗礼。瑞金这块世界地图上难以标示的土地,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曾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牺牲。

  这是中国智能家居的第一个发展时期,整个行业还处在一个概念熟悉和产品认知的阶段,这时还没有出现专业的智能家居产品生产厂商,只有深圳一两家从事美国X-10智能家居产品代理销售的公司,经营进口零售业务,产品多销售给居住和生活在中国国内的欧美籍家庭客户。

在国际上,从20世纪80年代初, 随着大量采用电子技术的家用电器面市,住宅电子化出现。80年代中期,将家用电器、通信设备与安全防范设备各自独立的功能综合为一体后,形成了住宅自动化概念。80年代末,通信与信息技术的发展,出现了通过总线技术对住宅中各种通信、家电、安防设备进行监控与管理的商用系统,这在美国称为SmartHome,也就是现在智能家居的原型。智能家居最初的定义是这样的:"将家庭中各种与信息相关的通信设备、家用电器和家庭安防装置,通过家庭总线技术(HBS)连接到一个家庭智能系统上,进行集中或异地监视、控制和家庭事务性管理,并保持这些家庭设施与住宅环境的和谐与协调。HBS是智能住宅的基本单元也是智能住宅的核心。

  智能家居在欧美已经形成一种初步成形的概念系统,并得到了实际的应用和发展,在中国,认知已经开始,星星之火已经点燃。

  >>技术基础:不成熟

  长征第一役:血战湘江

  中国智能家居第一阶段 梦想期:2000~2005

  湘江战役8万红军与30万敌人血战了77夜。脚山铺一战,惨烈异常。因为脚山铺一旦失守,湘军将沿着桂黄公路一路南下,与由南北上的国民党桂系部队连成一片,中央红军将被蒋介石30万大军彻底包围在湘江以东。中央红军的生死存亡悬于一线。这是一场恶仗。当时,红一军团利用有利地形在脚山铺构筑了两道阻击线。军团首长林彪、聂荣臻更是下定决心:把前线指挥部设在第一道阻击线的米花山上,实行近距离指挥作战,誓与阵地上的战士共存亡,以保证中央红军抢渡湘江。

  湘江战役虽然胜利突破了国民党中央军、湘军和桂系、粤系等地方军阀三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但这也是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战斗最为激烈、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战役,也是人民军队创建以来受创最重、牺牲最大的一次战役。经过这次战役,中央红军从8万多人锐减到3万多人。

  2000年—概念年:2000年是智能家居在中国的一个概念年。通过广播电台、电视、报纸和杂志等诸多媒体的广泛宣传,相当一部分居民已经接受了智能家居这个概念。各小区的开发商在住宅的设计阶段也已经或多或少考虑了智能化功能的设施,少数高档的住宅小区已经配套了比较完善的智能家庭网络,并在房地产的销售广告中,已经开始将“智能化”作为其一个“亮点”来宣传。一些对科技发展动向和市场趋势敏感的科研机构和有实力的公司,已经看到这个市场的广阔前景,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开始或已经研究和开发相关系统和产品作了先期的部署和规划。

  2001年—研究开发年:智能家居毕竟在硬件和软件方面都具有一定的难度,在数个月或一年的时间里是不可能研究开发成功的。国外完成这个系统的过程一般要经过35年的时间,当然在中国也许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因为已有了国外的一些经验可供参考,但23年的时间还是需要的。因此,2001年是各个科研机构和公司从规划到实际研究和开发的关键一年。如同以往相类似产品(如彩色电视机和VCDDVD)在我国的发展过程一样,有些机构和公司开始引进一些国外的系统和产品,在一些豪华的公寓和住宅中已经看到了它们的踪迹。

2002年~2003年—实验年:在这一年中,有相当一部分高档和中档的住宅小区和私人住宅,在控制和管理上实现一般意义上的智能化,宽带网进入一般居民的住宅和小区,为智能家庭网络功能的完善佐以一定的条件。国内一些公司的网络产品将逐渐进入市场,一些国外的系统和产品也在这一年开始以较大的规模进入中国市场,开始在市场上与中国的产品接触。我国关于智能家庭网络系统的各种标准陆续出台,各种具有一定智能的可以上网的终端产品(智能家电/设备)根据这些标准陆续研发出来,并逐步进入市场。

  2003年~2004年—推广年:20032004年,是智能家庭网络系统在中国推广应用的两年。我国自行研制的系统已经较为成熟,并有能力与国外的系统和产品相抗衡。新建的住宅和小区大部分配备一定的智能化设施和设备。美国和欧洲在2003年~2004年全面普及智能家庭网络,各种可连网的终端电器/设备大量出现在市场上。我国自行设计和生产的可连网的家用电器/设备也有相当的规模。

  2005年~2007年—普及年:结果.......你们已经知道了。

  早期的智能家居概念与今天的智慧家庭的概念是有很大出入的,更多是基于互联基础上提出的,而达成的结果恰恰是今天正在发展的智能家居概念的基础:全民上网。

  基于上网概念的产品,比如路由器,都得到了最好的发展,但基于智能家居概念的产品,比如,家电和设备上网,则成就了第一批先烈.......

  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黄金技术应用,虽然从1997年比尔盖茨的豪宅就得到了智能化技术的辅助应用,但在中国,智能家居还只是颗娇嫩的幼芽,顶盖儿上的土还未破,还只能隔着土壤得到阳光的温热。

  缅怀先烈,感叹一句,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今天,会有一些人跟你说,从业智能家居二十年、十五年和十年,是中国智能家居产业的领跑者,请不要嘲笑他们,请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虽然,他们可能仍然很弱小,可能已经被现实的挫折柔化了内心的激情,但仍然....仍然是最值得尊敬的一群人,因为他们滋润过的土壤,正是今天我们成长的地方。

  >>技术基础:瓶颈期

  重要转折:遵义会议

  中国智能家居发展徘徊期:2006~2010

  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长征初期红军力量遭受的严重损失,引起了广大干部和战士对王明军事路线的怀疑和不满,纷纷要求改换错误的领导。为了总结第五次反“围剿”的西征军事指挥上的经验教训,根据黎平政治局会议的决定,在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等领导同志的努力促成下,红军占领遵义后,1935115日至17日,在遵义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一致决定改变黎平会议以黔北为中心来创造苏区根据地的决议,改为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

  遵义会议主要作出四项决定:1.改组了党中央领导机构,推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2、指定张闻天起草决议。3.常委中再进行适当的分工。4.取消了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决定仍由中央军委主要负责人朱德、周恩来指挥军事,周恩来是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

由于智能家居企业的野蛮成长和恶性竞争,加上不成熟的技术和应用基础导致的过分夸大的产品效果和异常失败的体验感受,给智能家居行业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媒体开始质疑智能家居产品的实际效果,由原来的鼓吹变成谨慎,同时,由于市场并没有真正打开,终端用户还没有形成对智能家居产品的整体概念,整个产业似乎一下子掉到了冰窟。

  大批的智能家居企业和经销商退出了这一市场,仍在坚持的企业也生存的异常艰辛,食不果腹。与此同时,国外智能家居品牌却暗中布局进入了中国市场,并且逐渐在中高端市场活跃起来,如罗格朗,霍尼韦尔,施耐德和Control4等。国内生存下来的智能家居企业则较多的转战到工控相关的领域,以谋继续发展。

  可以说,对智能家居产业的发展来说,这是个大低谷,过分乐观导致了过度悲伤的结局,一切慢慢沉寂,但想飞之心不死,尝胆卧薪待战.......再一次向行业先烈/前辈致敬,薪尽有余温,灯灭有传承。徘徊期的思索对智能家居再次的兴起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虽然还有一个一个如山般的困难,但前路却越走越敞亮越光明越值得期待。

  >>技术基础:突破--成熟--落地

  战: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爬雪山

  中国智能家居发展第二阶段 融合期:2011~2015

  193524日,红1军团击溃国民党军黔军的抵抗,攻占土城。28日,红35军团、军委纵队、干部团、红1军团一部在土城、青杠坡地区对尾追的川军2个旅发起猛攻,予以重创。此时,川军后续部队4个旅迅速增援,毛泽东等遂决定,立即撤出战斗,西渡赤水河,向古蔺以南地区前进,寻机北渡长江。演出了一幕军事史上著名战例——四渡赤水。

  193553日,军委干部团的同志们接受了抢夺皎平渡的任务。他们二话未说,翻山越岭日夜兼程180里,当天夜晚就来到了金沙江边。在渡口,他们幸运地找到了一条船。后来,他们又在当地农民的协助下,从水里捞出了一条破船,用布把漏洞塞上。然后,他们乘坐这两条船悄悄地渡到北岸。敌人的哨兵以为探子回来了,没有在意。他们来了个突然袭击,一举消灭了一连正规军和一个保安队,控制了皎平渡两岸渡口。后来,他们又找到了五条船,动员了36名艄公。与此同时,红一军团赶到了龙街渡口,红三军团赶到了洪门渡,但这两个渡口都没有船只,加上江宽水急无法架桥。军委命令他们迅速转到皎平渡过江。从53日至9日,在77夜的时间里,红军主力就靠这7只小船从容地过了江。

  19355月上旬,中央红军准备渡过大渡河。24日晚,先头部队赶到安顺场,占领了该地。25日晨,刘伯承、聂荣臻亲临阵地指挥。红1团第1营营长孙继先挑选17名勇士组成突击队。7时强渡开始,快接近对岸时,杨得志命令再打两炮,正中川军。突击队迅速控制了渡口。随后,红1军团第1师和干部团由此渡过了大渡河。

  1935525日,中央红军长征先头部队红1军团第1师第1团一部在四川省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成功后,蒋介石急调川军2个旅增援泸定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为迅速渡过大渡河,挫败国民党军前后夹击红军的企图,决定红1军团第1师及干部团由安顺场继续渡河,沿大渡河左岸北上,主力由安顺场沿大渡河右岸北上,两路夹河而进,火速夺占泸定桥。红4团第2连连长廖大珠等22名突击队员,在全团火力掩护下冒着川军的密集火力,攀踏着铁索,向对岸冲击,当接近桥头时,川军突然施放火障,突击队勇敢地穿过火墙,冲进泸定城,同川军展开巷战。后续部队及时投入战斗,经激战,红军占领泸定城。

  长征中,红一、二、四方面军翻越过多座雪山。海拔4000多米的夹金山,是中央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地势险峻,天气无常。19356月,红军先头部队红四团战胜重重险阻,征服了这座大山。几天后,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也陆续翻越这座雪山。

  中央红军翻越的雪山主要有夹金山、梦笔山、达古山、亚克夏山、昌德山等5;红二方面军翻越的有玉龙雪山,大、小雪山,海子山,马巴亚山,麦拉山,德格雀儿山等十几座雪山;红四方面军在历时1年多的长征中,翻越的海拔44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5座。

  进入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随着通信和控制技术的发展,以及移动互联网的提速和物联网概念的兴起,在中国市场,明显看到了智能家居的增长势头,智能家居行业发展进入到一个拐点,由徘徊期进入到新一轮的融合演变期。

  一方面,时代和技术的发展催生了新的市场应用需求,各种应用协议和技术开始主动互通和融合,另一方面,智能家居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和之前的LED“未来之光”的概念一样,智能家居成为资本眼中的“未来之家”,并且,和LED的冷冰冰的技术感不一样,智能家居充满了魔幻的色彩和令人憧憬的无限可能。

  资本的注入在加快智能家居产业发展的同时,也加速了各种不同层次的圈地竞争,从硬件到软件,从平台到联盟,从爆品到系统,从云端到终端,从产品到服务.......由于家庭住宅相关的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智能家居做为一个平台可以将所有相关产业关联起来,这一充满甜美诱惑的大蛋糕立刻成了各行各业争夺的焦点市场。

  不管如何发展,智能家居的充满巨大价值潜力的产业形成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但在这之前,还有一场一场残酷的战斗在等待我们......

  BAT携互联网发展带来的雄厚资源欲称霸云端,HMZ携智能手机辉煌战绩带来的雄厚资源欲占领入口,各种有钱的没钱的有料的没料到实在的忽悠的智能硬件公司漫天飞舞欲虎口夺食,各种传统的新兴的转型成功的转型失败的电器的照明的建材的厨卫的公司欲借此东风不落人后,各种服务公司应时而生,烧钱的联盟的单点突破的系统集成的跨界发展的创新的山寨的各种战略策略百花齐放.......

  目前的市场状态正如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爬雪山:技术关基本没问题了要增强稳定性要精心锤炼,这是四渡赤水;技术要切实落地,要切实满足应用产品的需求,达成良好的用户体验,并且要解决用户使用去学习化的问题,这是巧渡金沙江;结合应用产品市场开发,强行突破,增加终端节点数量,将云端和终端打通,构建整个产业和平台的基础,这是强渡大渡河;快速孕育和实现增值服务的价值,将智能家居盈利目标从智能产品(用户买单)调整为本该具有的增值服务,这是飞夺泸定桥,这个很重要,做的好的企业会一劳永逸,做不好的企业后续会发展比较困难;不要以为这样就完了,就美了,智能家居就市场成熟了,经验告诉我们,要达到智能家居产品替代市场同类传统产品的10%份额,仍然需要一个漫长的发展阶段,这是爬雪山。

  还有,长征的时候,红军过雪山,有些人是光着脚走的,有一些企业尤其是智能硬件公司差不多也要衣衫单薄的去经历市场逐步扩展的阶段,撑得住不,多琢磨琢磨......

  >>技术基础:完善--增强--系统化

  走向成功:过草地

  中国智能家居发展 上升期:2016~2020

  1935821日,右路军在毛泽东等率领下开始向草地进军。部队离开毛儿盖以后,向北行走40里就进入了草地。草地的情景,令人怵目惊心,举目望去,是茫茫无边的草原,在草丛上面笼罩着阴森迷蒙的浓雾,很难辨别方向。草丛里河沟交错,积水泛滥,水呈淤黑色,散发着腐臭的气味,在这广阔无边的千里沼泽中,根本找不到道路,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泥潭中拔不出腿。红军指战员们踩着草墩一步一步地探索前进。越是往草地中心走,困难就越严重。时风时雨,忽而漫天大雪,忽而冰雹骤下。衣服被雨雪打湿了,只能靠体温暖干。夜晚露营时,更是寒冷难忍,大家只得挤在一起,背靠背取暖。草地里没有清水,只能喝带草味的苦水。经过几天的行军后,粮食吃光了,战士们只好沿路找野菜充饥,有时甚至嚼草根,吃牛皮。但是,红军个个都是英雄汉,他们忍受着寒冷、饥饿的折磨,以坚强的革命意志,坚持每天按计划的路程前进。

  经过七天的艰苦努力,右路军在毛泽东等的领导下,战胜了严寒饥饿,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走出了人迹罕至、气候变化异常的茫茫草地。

  以前没啥概念,原来7天草地就走完了啊!!!!!

  不过这也正应了市场发展的一个特点,一旦一种新技术或者是新类型的产品应用达到或超出10%的市场份额,市场会进入快速上升通道。这是个很积极的数字,有数据表明一旦新兴产品超过10%的市场占有率,老产品就会被加速取代,因为一种新技术或新类型产品能达到10%市场占有率意味着背后调动的整体资源已经超出了市场总输入资源的50%,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这也同时说明了另一点,大部分智能产品只不过是已有产品的升级,在原始功能方面的诉求一点儿都不会减少,只是增加了更便于操作和控制的设计部分,实质意义上的功能性的增加在目前来看还是很欠缺的。

  市场的实际发展情况正常来讲可能会滞后,但也有可能会超前,因为互联网公司实在是“胡来王”公司,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在市场占有率达到30%之前会是百花齐放的美好时光,从现在开始,从这个春天开始,一切都将变得越来越美好,还真是,充满期待啊。这片草地是危机与机遇并存,不过机遇要远远大于危机,这样一个时间点其实正是商业上最梦幻的切入点,如果,我们这里对这次智能家居的“万里长征”评估的还算正确的话。

  送给亲爱滴智能家居行业的小伙伴儿们一句祝福,既然决定干了这件事儿,就不要怕死,死都不怕了,还怕失败么?不怕失败就一定会成功(既然是美好祝福,就不好太讲究逻辑关系了).......

  >>技术基础:成本控制--标准

  黎明前的黑暗:激战腊子口

  中国智能家居发展 中国式价格战:2021~2025

  腊子口是岷山山脉的一个重要隘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门户,口宽约

  30米,周围是崇山峻岭,地势十分险要。两个悬崖绝壁间夹着一道窄窄的山沟向上延伸,两边绝壁峭立。山中一道河水急流而下,隘口处的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横跨于两岸陡壁之上,是通过腊子口的唯一通路。

  毛泽东清楚地知道,腊子口再险,红军也要攻下来,否则就得重回草地去。917日下午,红124团向腊子口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可是由于地形不利,兵力无法展开,从下午攻到半夜,连续冲锋十几次都没有成功。

  战斗再次打响了,正当正面战斗激烈进行的时刻,迂回部队已摸到腊子口右侧峭壁下。一个苗族战士手持带铁钩的长杆,顺着陡壁最先爬了上去,然后将事先接好的绑腿缠在树干上放下来,后来的战士拉着绑腿一个接一个地全部上去。他们突然出现在敌人的后方,吓得敌人魂飞魄散,扔下枪支仓惶逃命。

  达到10%市场占有率之后的市场直到发展到30~50%市场占有率(这里讲的占有率是对同类型传统产品的替代,所谓的智能产品也无非是吃喝拉撒用住行相关,没必要把自己吹的有多高大上,附加增值是智能产品的一大特点,但说到底不过是改变和改善使用习惯而已)的这段时间,会迎来最残酷的中国式市场竞争的黑暗之刃---价格战,价格战的是与非,功与过,真是不好评说,但对市场的快速发展绝对是利多于弊的,是催发市场快速成长的因素之一,而且,回望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快速发展,除了相关国有和垄断行业,没有哪一行不是经过了残酷的价格战之后才回归正常产品和市场状态,彩电,空调,DVD,手机,LED......

  但是,在行业才刚有发展苗头的今天,动则提价格战真的是很无聊,就智能产品来说,附加的部分才几个钱啊~,省那一块两块还不如把产品品质、功能性和稳定性老老实实做的更好一些。而且,10%之前上升期的市场不是来自于农村,不是来自于低消费全体.......都快物联网了,能把传统经销商带来的市场遗毒看清楚点儿么?价格战的因由本身并不是消费者消费能力,大部分的价格战来源于传统经销商的经营理念和经销方式以及对利润的榨取,也源于生产厂家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的断层。在电商蓬勃发展的今天,虽然价格在网上有了直观的对比,但是一分钱一分货老百姓自己心里有数的,口碑这玩意儿是伤不起的,相比于诚信和永续经营,产品品质及性能的保障要优先于价格战的战术。

  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所需的无非是坚持,最后一公里考验的更多是心理而不是生理,坚持该坚持的,雨后见彩虹,花开更娇艳。赚点儿快钱就撤的,可以当没看到。

  >>技术基础:完整;商业基础:兼并/并购/整合/扩张

  长征终点:胜利大会师/延安--新时代

  中国智能家居发展 兼并/并购/净化/标准/品牌:2025~2030

  1936109日,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到达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合。1021日,红二方面军领导在平锋镇与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领导会面。1022日、23日,红二、红六军团分别在将台堡、兴隆镇同红一方面军会师。至此,红二、四方面军完成了长征。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包括中央红军的长征,红25军的长征,红二方面军的长征,红四方面军的长征。总行程约6.5万里。经历的重大战斗、战役有600多次。

  市场占有/替换率达到40~50%意味着英雄时代结束,已成就的英雄将披着英雄的光环拯救混乱发展野蛮成长的市场于“危难”之中,也有资本雄厚的老英雄壮心不已出山挽“江湖”之将倾,资本会逐渐远离团队和新创公司,加入到市场份额争夺的游戏中来,培育巨型公司廓清市场乱像。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没有,这说的是现在,飞翔吧,智能家居;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的,这说的是将来,英雄的未来!

  很遥远的事儿就随便扯扯,不多说。

  不是结论的结论:

  二十多年前,比尔·盖茨在《未来之路》中曾经畅想过我们未来的生活:那是一个高度智能化的世界,互联互通,有很多此前想所未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生活场景。

  时光在飞快滑过二十年,很多曾经的设想已经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如今,当你快到家时,家中热水器可以自动启动,空调调到最适宜的温度;当你进门时,灯光开启窗帘关闭,冰箱准备好晚餐的食谱,电视播放你最喜欢的节目......

  当你离开家后,可以随时看到老人小孩的起居情况…尤其是在高速5G无线网络、光纤宽带崛起之后,过去令人苦恼的大容量数据传输业务变得轻松而快捷;手机等便携易用的移动终端,可以让人们迅速接入(移动)互联网,通过堪称万能的(移动)互联网实现诸多可能.....

  可以说,众多寻常百姓家已经站在“智能家居”的门槛前,只需跨一小步就将进入魔幻般的“智能家居”新生活。

  这一天,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来的太慢,从预言发展的角度来说,来的太快,但不管怎样,这一次,前途一片光明!



 

智能家居的万里长征走到了哪里?